飘零忘川终不悔

法如朝露,奈何朝露易晞,痴者自愚,到底过刚易折

【国家拟人】不在东墙

应该是算……国家拟人【?

(虚无异界x无尽领域)

私设很多(世界观同暗逐)

 

 

 

借用aibo的无尽领域灭亡梗(心疼)

作者有病拒绝吃药

 

 

<<<

 

他的火凤凰依然华美绚丽,优雅的凤羽轻轻掠过天际,清越的凤鸣恰似黄钟大吕。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来都是美的如梦如幻。

 

当然,谁都清楚——这羽火凤凰主征战,性子上还偏向于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的火凤凰脾气不好……

 

很少有谁有胆子靠近这羽骄傲的凤凰,千丈之内都会被他那修长的凤羽掠过而导致的烈焰杀死。那令人窒息的高温更是连绵数百年而不散。而且他还身怀不死神力,很少有人能与他匹敌——因此他的杀气也在时间的长河里愈来愈浓烈。

 

他与那些好命的同类不同,因为他象征着荧惑星①,加上素来目无下尘,种种原因,最后他被当时的神驱逐于一个境外之境。但他的凤凰远比那些同类厉害。他用他的羽翼保护了那片境外之境,让文明之火席卷了那片被封闭的领土。

 

因此那里的人都尊凤凰为神,可是越是惊才绝艳的人越是容易遭来忌恨——他的敌人很多,但是宿命的敌人只有一位。

 

 

<<<

 

——黑暗来临如此之快,乌云顷刻间四面八方朝着凤凰围来。足以遮天蔽日的凤翼疯狂的扇动形成一阵阵强力的飓风把那些试图靠近的敌人一一击杀——龙吟咆哮简直地崩天裂,那是与凤鸣完全不同的感觉,那简直是一种恐怕的折磨。黑龙咆哮着,锋利的龙爪狠狠在凤凰身上划下了一道道伤痕,鲜血直流。凤凰凄厉地一声长鸣,同时恶狠狠划向巨龙的身体,不甘示弱地在龙身上留下伤痕,同时尖喙直击巨龙。双方的攻击都是不留余地,简直就是以伤换伤的死战!龙与凤不知战了多少个回合,谁也分不出高低。天空突然一道金光,本来应该象征着大慈大悲的佛家金光攻击却是格外狠戾,毫不留情地击中了他的火凤凰。凤凰痛苦地哀鸣一声。

 

一对一尚无胜的可能,现在倒好——一对二。他的凤凰果然与其他同类都不一样,哪怕是如此绝境也不肯退缩,与其他恨不得把所有能战的同类都拉过来的家伙果然不一样。

 

不愧是他唯一的对手。

但是……你还能战么?

 

 

双目赤红的凤凰疯狂的嘶鸣了起来。身上每一道火羽都开始燃烧起来。他的凤凰——陷入绝望失去理智的凤凰终于催动灵魂之火,不仅仅是以灵力当作燃料,而是以自己的三魂七魄。是这世上最强最恐怖的火焰,足以毁灭天地的火焰——凤凰本来拥有着不死的能力,只要一点点火焰就可以重生;而这灵魂之火一旦燃烧干净,就等于彻底放弃了不死的能力;再也不可能涅槃浴火,彻底的灰飞烟灭。

 

 

如同地狱红莲般的盛开,整个天空都被那灼热的赤红铺满,没有任何能与之媲美。

 

 

凤凰疯狂的向他们袭来,绝望的烈焰吞噬着一切。

 

然后……然后……然后……

 

 

他的梦醒了。

他不想再继续做下去。

 

<<<

 

 

不……那哪里是个梦啊……对面临死前充满恨意的眼神……不甘心地永远闭上了双眼……一点点一滴滴,如同一把把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永远的灼烧着他的神经、他的大脑——是的,那次战争是他赢了,他的火凤凰彻底的消失了,再也不可能浴火重生了。四面只有虚伪的赞歌与对败者无穷无尽的嘲讽。他的凤凰那么骄傲——岂能让那些燕雀之辈评头论足。何况他败……如果没有不动明王的插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算我胜之不武,本来宿命之战不该由别人插手。

 

 

这世上再也没有无尽领域了。

 

自己唯一认定的对手不存在了。

 

好吗?当然很好——因为再也没有任何地方,有实力阻止他的领土扩张,不久之后便是彻底的乌云蔽日。他一统天下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

 

他应该很高兴的,可是他并没有多么高兴。

 

他的手里一直攥着一块玉玦。

玦者绝也。

他的火凤凰唯一给他留下的东西却是这个象征着绝也的玉玦。至于其他的,早就在那一场火里,烧得干干净净了。

 

一点余地都不肯留,真是他冷酷如斯的作风。

这世上还有谁能比你更心狠手辣更冷酷无情么?

 

 

<<<

 

他曾向自己的凤凰友好地发出邀请,希望能成为盟友——然而他的火凤凰却只是一脸冰霜,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

 

——我的力量只用来保护我的子民。而且我的子民散漫惯了。怕是不会服从阁下的命令。

 

很好很好,这是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被拒绝了。

没多久,他就收到了这个玉玦。

再后来,他就闻之他下了一道指令,凡是国中人,皆不准入虚无异界一步,否则——刑车裂。

 

很好很好,不愧是自己看重的火凤凰,果然心狠手辣决绝冷酷。

 

他不肯成为自己的盟友,原来是那些愚蠢的神竟然聪明了一回。他们之间秘密成为盟友,却一直瞒了自己很久很久。

 

 

<<<

不过没关系,这都没关系!

 

因为我早就准备好了最华美的囚笼——足以衬得上我的凤凰的囚笼。把你最骄傲的羽翼斩断,把你永远囚禁在我亲手打造的牢笼里,从此向我俯首称臣。

 

不过他的凤凰还是太傻了,他明明可以假作答应的,然后内部攻破的——没办法,几千万年过去了,这羽凤凰依然不屑装模做样。尽管在别人看来他的凤凰满手鲜血,不啻妖魔。

 

在他眼里他就是一块掉进血池的美玉,质本洁来还洁去。

 

所以到了最后,都是宁为玉碎。

 

至始至终都不肯向他低头。

 

可是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才能一抔净土掩风流。

 

<<<

 

想必是因为他的喜好的缘故,所以这里总是翠竹森森、梧桐苍苍、醴泉冷冷。他的凤凰很有手段——可是毁灭永远比建造来的迅速。当足以毁灭一切生灵的火焰袭击而来时;当不动明王的保护罩也被这熊熊烈焰化为灰烬时——那些翠竹或是梧桐或是人类,通通都在这烈焰之下焚毁成灰。顷刻间原本的桃源仙境变成焦土,所有所有的被焚毁。

 

 

让我猜猜你的意图——你是觉得与其你的子民投降为奴从此生不如死不如干脆被你杀光算了。可是我的凤凰——从此你身上的罪孽再也无法洗净。你不畏死,不代表他们不畏死。

 

 

他听到有人疯狂的大哭大叫:“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此侮辱性的话语令他不由得眉头紧皱,就在他准备出手攻击的时候却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下面的句子。

 

 

往者不可谏……来者……来者……?

 

一瞬间他开始恍惚,永恒的宿敌化为历史的一缕青烟——失去了敌手的自己,又该怎样茕茕独行?

 

<<<

 

 

 

你看,他们都认为是你抛弃了他们;却不知道从一开始,神就是拿你做棋子,用来制衡我的存在;而棋盘上,连这点用处都没有的棋子,那它根本没有存活的必要。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混乱不可预料的——早上还是把酒言欢的盟友下午就是拔刀相向的敌人;同样的,哪怕是世世代代的仇敌也可以顷刻间化干戈为玉帛,一起调转方向攻击他国。

 

而他们之间,其实说来惭愧,他们之间一开始——其实就相当于棋盘上相互制衡的棋子,用来让主将少了俩个隐患。神恐惧着这羽凤凰的力量愈来愈强,又何尝不忌恨着他这头魔龙——哦对了,当时把这羽凤凰赶到这个境外之境用的名义就是制衡他。

真是个好名堂,一举双得。

 

他的凤凰当时怎么说?

 

——自当不辜负您的法旨。

 

对了,那个该死的神貌似还说过这么一句话——你虽非我最得力的臣子,却是我手上最锋利的一把剑。

 

想也能想得到当时朝堂之上不少人都是以这种看好戏的心情望着自己的凤凰——本来应该居住在梧桐树洁身自好的凤凰却永远呆在烽火狼烟纵横的地方。

 

 

所以啊,从一开始,从你我见面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们会随时把你牺牲掉的命运。

 

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你应该臣服我的,你如果臣服……哈,怎么可能!从来只会休憩于梧桐的凤凰,纵然被迫永远飞翔于烽火之中,却也改变不了他那可怕的洁癖症。他认定的地方,哪怕是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也不停下。九死无悔。

 

所以啊,一切都是注定的殊途不同归。

 

<<<

有美人兮, 见之不忘。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①“荧惑”其实就是指火星,由于火星荧荧似火,行踪捉摸不定,因此我国古代称它为“荧惑”。但火星无论在东方或是西方都被认为是战争、死亡的代表。

荧惑”,有“荧荧火光,离离乱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