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14)

Chapter 14

“你怎么有空到我这里?”

他看了一眼那位尊贵的神王。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单纯过来看看自己。

冥界的风从来不会因为多出一个人或者少了一个人而有所改变,依然是凛冽而强硬。将哈迪斯几乎笼地的玄色衣衫上下翻飞。连带着手里的红茶都快要失了热度。男子饮了一口红茶这才一本正经地开了口,话里有藏不住的笑意,“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看中了冥界的哪一位美人。想让我帮你提亲。”

“唔。那不是正好嘛?”宙斯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如果说把联姻这个手段运用的最频繁的,在各大界里宙斯如果想谦虚一把称自己为第二真的没人敢称自己为第一,暂时性先不提他的后宫佳丽究竟有多少人,而且谁都很清楚他还让几位女神专门培养了无数姿容妍丽的仙姬神女。但称呼为仙姬神女,实际上她们不过是宙斯用来拉拢人心的“货物”而已。

“还是有点难度。我这里暂时没有成年男性想要成婚的,更加没有多余的美人能送你。只能是弟弟你送几位心灵手巧的给珀耳塞福涅当婢女了。”

“哦,既然大哥这么说了,我立刻就照办。”宙斯假装听不懂那句‘没有多余的美人’所暗示的意思。但又觉得哈迪斯不会在神冥二界关系非常微妙的情况下做如此简单的联姻,于是便顺着他的话继续了下去好让他方便说下去。

“好了我只是开个玩笑――冥界气候可比神域恶劣许多――她们可没有扎实的功力来抵抗冥界的寒气。何况冥后一半时间在冥界另一半时间在神域。这里又没有碧玉砌的墙,精金造的城。也没有各种宝石打造的地基①……而已经住惯了金雕玉砌的屋子。这脚,能呆的了我这里么。她们会疯的。”

“兄长话里有话。可骗不过我。”宙斯抬头微笑道。

哈迪斯眼里露出不易察觉到的赞许:“习惯了好的,就很难再习惯坏的。尤其是被赶下去的人,就更加是难以忍受。”

“克洛诺斯?”宙斯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怎么大哥你有他下落了吗?”

“我什么都没讲。因为我不知道他的下落。而且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会亲自过来不就是想现在逼我战队吗?”

“大哥你可是神族。”

“我既是神族,也同样要守护冥界一方水土。”

“所以你打算袖手旁观吗?”

“我只能向你推举一位神。但具体用不用,这就完全要看神王你自己了。”哈迪斯冷不丁念出一声神王,话语里就多了几分锐利锋芒,像是明晃晃的刀。

“我知道你想说谁。他的才华,不为我用,必是我祸。”宙斯一直藏于袖里的手里不由得握紧。是啊,除了父亲这一把刀刺在自己的心上,还有另一把无形的尖刀一直刺于心上。

“神王心里已经有了决断。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小心一点,你的背后,是无数双不同的眼睛。”烈风呼啸而过,他的身影在风里散去;就连杯中最后一丝温度也要一并带走。黑压压的云似乎再也不需要什么顾忌,开始疯狂吞噬起月亮的光芒,所幸大殿里虽然是走低调阴沉路线。但并不会因为这个而影响室内的采光――尤其是当他看见茶杯底下压着一张纸条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光亮。

宙斯心里非常得意,果然在大哥的心理天平里,还是要更加倾向于自己和神域。

“你怎么会去想出刺杀宙斯这种手段??”克洛诺斯一脸嫌弃,“太不入流了吧。”老实说克洛诺斯当年也是自己用镰刀阉割了他爹之后这才推翻了他爹的统治。按照道理来说他确实没资格吐槽这手段入不入流。但是他自己坐上了王座之后,首先明白的第一点就是不能像他爹那样残暴。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也因此开创了伟大的黄金时代。也因为这个王位来之不易,所以他同样设计让自己的独眼巨人和百手兄弟们都囚禁于塔耳塔罗斯里并且当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被自己吞掉。可惜啊可惜。一切到底是如同父亲的诅咒那样,他最终是被自己的儿子推翻了王位。而且宙斯最为恐怖的一点,就在于他懂的如何巩固政权如何笼络人心。当年的那场大洪水,不仅仅是将地面洗刷干净,更是把自己的基业冲洗的一干二净。所以,就算是单纯杀了个宙斯又有什么用呢?

刺杀这个计真的是低级到爆了好嘛……

“刺杀当然算不上什么。”虽然他并不知道克洛诺斯内心简直是一场无循环播放的大屏弹幕,但是光看表情男子也知道自己是被对方嫌弃了。但是他颇有几分胜劵在握的姿态,“我只是想让宙斯尽快逼得哈迪斯站位。”

克洛诺斯不语,只闻得遥远的天际传来信徒的赞歌:

“那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坐宝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远远的,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②”

①出处是启示录 21:18-21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 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第一根基是碧玉;第二是蓝宝石;第三是绿玛瑙;第四是绿宝石; 第五是红玛瑙;第六是红宝石;第七是黄璧玺;第八是水苍玉;第九是红璧玺;第十是翡翠;第十一是紫玛瑙;第十二是紫晶。 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每门是一颗珍珠。城内的街道是精金,好像明透的玻璃。

②出自启示录4:10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