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13)

Chapter 13

倜傥风流的容貌上挂着的笑容足以让每一个女子为之痴狂。男子手里拿着一杯Bourbon Rose。那种落日色的液体看着温暖而寂寞。这双含情目望着这杯酒时悄然露出一丝锋芒,又很快被他惯有的温柔笑意给取代。他一手轻轻托起女人的下颚,语调轻柔:“你可比这杯酒醉人多了。哪怕是最鲜艳娇美的玫瑰花在你面前也要羞愧。”

 

女人媚眼如丝,眼波流转间简直是勾魂摄魄。她似乎是在撒娇,“听说这玫瑰跟爱神大人有关,不知我跟她相比谁更美?”像这种问题女人都喜欢问,男人通常也很头痛。但面对这么刁钻的问题男子的回答也是非常不走寻常路。

 

“哦?亲爱的,你怎么会认为……我能见到阿芙洛狄忒?”

 

女人面上有立刻一丝不自然,但随即便笑的娇美,她玉手轻轻划过男子的胸口,这就是很明显的调情了:“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嘛~”

 

“亲爱的你知道吗?”他拿开酒杯轻轻从背后怀抱着女子,温热的呼吸里似有些许隐忍的喘息,语调温柔的像是情人的呢喃,但是突然一把恶狠狠握住她的手,逼她转过去面对自己。那力道恐怕让佳人不由吃痛一声惊呼!同时手指骤然用力好似铁钳一般卡住女子的咽喉,再暗施一道法诀封印了她全身经脉无法动弹。

 

“玫瑰,在东方可是有刺客的含义呢。”

他语气依然温柔,却又听起来无比阴冷,“说,谁派你来的。大暗黑天还是天魔组织。”

 

“宙斯!人渣!!你没有资格问我这个问题,被你伤害抛弃的女人哪一个都想看你死!!!”

已经知道自己失败的女人没有震惊只有愤怒,她面容也因此显得有些扭曲。

“朕称赞你的勇气。”

“可是光有勇气的人只会在这世上死的很惨很惨。”说完他突然抱起她来然后就像在扔一件不中用的垃圾一样把她直直抛出了窗外。

 

顿时玻璃窗四碎和箭破空之声充斥四周。紧接着便是重物坠地的闷哼声。没多久又是一个个惨叫声划破天际。

“真是狠啊——“一个散漫的男声悠悠响起。“这么美的姑娘,您就舍得让其香消玉殒?”

 

他负手立于窗边,窗外的月光静静的洒在他身上,一身青色恍如淡色的烟,冷清的梦。

 

“你说呢?”

 

青年不由嘿嘿一笑,他深知宙斯虽然天天呆在万花丛里不是摘这朵就是摘那朵。但说来说去,真正爱的花是不存在的。说是神也好说是统治者也罢,情情爱爱这种东西都是最没有保质期的。他也知道这个话题很容易犯对面的忌讳,那就干脆不答。于是青年转了转手中的长笛,答非所问:“本来只想让他们睡一觉。后来转念一想这些人留着对您始终是个祸患,索性还是让他们去往冥界,接受审判的好。”

 

男子听着他的絮絮叨叨,也懒得管对面的“所答非所问”。他轻轻嗅了嗅那杯酒,干脆利落的把它洒在地上。酒水一接触到地面冒出阵阵白雾。

真是够毒的啊……

“欸?您不从那个女刺客口里问出幕后主使也只能从酒水里提取药物成分来调查了。但是您这是……?”

尽管自己是公认的机智狡猾,赫尔墨斯依然觉得真正复杂难以琢磨永远都是神王宙斯。

 

“想杀朕的人很多。没必要浪费时间。”男子笑起来依然与之前一派情场老手的风流样子没有半点区别,还是那个可以让万千纯情少女迷恋的样子。但在赫尔墨斯眼里,这笑里就看起来多了点冷意,特别是结合了这句话之后。

 

“赫尔墨斯,说说你最近得到的情报吧。”

 
“是,陛下。”

青年行了一礼,面色也凝重了些许。仿佛刚才的嬉皮笑脸都只是一场错觉而已。

“这一次,我们发现了克诺诺斯的身影……”

赫尔墨斯不愧是赫尔墨斯。不累赘,直接开门见山提到这几年时光里宙斯最想知道一个名字。

也是目前来说,最困扰他的一个名字。

 
这几年里奥林匹斯山上派了无数神去寻找都未果。宙斯也为此大发雷霆怒斥底下神无能。

 
当然,他早就怀疑到可能会是自己的祖母从中作梗。他也想暗地里去调查,但究竟是未能成功。原因是她给宙斯送了一封信:“如果你停止搜寻吾儿的踪迹,我就闭口不语会有新神会推翻你的统治这条预言!”

 

虽然这一封信的出现无疑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测。但毕竟自己的祖母手握一条如此严重的,关系到自己的政治未来的情报。宙斯也只能强忍下怒火答应了自己祖母的无理要求。

 

能怎么样呢,只能忍。

忍是什么,就是刀在心上。
当然,学会排解压力,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说来尴尬。

自从赫拉给自己弄出个这么大麻烦他的工作量顿时猛增一倍,好不容易事件逐渐平息了他觉得是该放松放松。作为在各界里风流出了名的神王真的是不会对不起世人这个认知。

宙斯确实是来寻欢作乐的。

美酒与美人,真的是对付男人极好的武器;特别是后者,古今多少英雄葬于温柔乡里,然而多少人能逃出这个魔咒呢?

当时美人出现时确实足以让宙斯眼前一亮。一身轻盈飘逸的黑色长裙,隐隐露出雪白肌肤,烈焰红唇说不出的诱惑。如果是寻常人估计早已被迷的昏头转向,但很可惜一向精于观察的宙斯又是策划过夺权的人物。再加上这种地方向来三教九流齐全,是杀手间谍非常喜欢光顾的地方。所以虽然美色当头,他依然无比警觉的与之调笑一边暗暗观察。本来在托起她的手时既没有什么虎口薄茧也没有什么指甲有颜色异样,酒的颜色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与往日所饮时酒的香气略有不同。宙斯多疑惯了的,心里警铃登时大起。

何况她,一直在锲而不舍而劝自己喝了这一杯酒。

这叫宙斯如何不起杀心?

“陛下,您现在有什么打算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从果盘上摘了3个葡萄下来代表3个人――哈迪斯发现了海洋有异动,而大地之母跟克诺诺斯早就是一伙的了,那么他们极有可能会将波塞冬拉入他们的阵营里。但是自己的大哥……自己的大哥……不是说他会跟自己为敌,而是冥界目前的情况大哥微妙的身份会让他袖手旁观。他望着果盘里最后一颗葡萄,一时觉得非常难以决断。毕竟他始终不是自己手里的棋子……宙斯思考了许久,终于开了口。

“回神域,洗个澡换件衣服。”

 

“……??”

 

“不然要是让他闻到了朕身上沾的胭脂香粉味,朕肯定要被他训一顿。”

 

“……我想我是知道了您是要去见谁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