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10)

chapter 10

“然后呢……”

身着青翠衣服的少女把弄着手里草药叶子,顺便在她眼前晃了一晃,“然后你就发现了这个,蓬山无路?”

“……”莫妮卡投了一个“就算被你猜中了剧情发展但是能不能不要剧透,剧透出来还有什么意思”的哀怨眼神。

茉蕊儿心领神会的笑了笑,表示你继续吧。

<<<
茉蕊儿猜的是的确不能算错,但也不能算完全对。因为发现这味药的第一人是安妮尔。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每一位偷偷潜入者都会选择夜晚――当然,这包括了寻找目的地,打探其中的兵力部署(虽然不可能从外部得知)如此这些细节上所花去的时间。女子蹑手蹑脚的四处搜索。然后突然发现了从东厨①出来的几名端着美食美器的侍女向一个方向走。莫妮卡寻思着人吃五谷杂粮的理没准就能碰上他们口中的仙人可惜没跟几步,就有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衣服一角。

“……”

一转头便看见是安妮尔,“……”

“我不是让你不要过来的吗?”

“呃……我这不是放心不下你嘛。”

“……”莫妮卡一脸无奈再一看发现那些侍女都不见了踪影,眼看着都快到手的一条线索就这么断了,心塞之余忽然听见那女子称自己发现了一条线索。

“……这么厉害?”

“是啊!跟我来吧。”从她的神情里看不出什么异常,安妮尔攥着她手臂的那一刻,莫妮卡闻到了一丝淡淡的香气,似麝非麝。幽里透出几分烈。

“好吧,你在前面带路。”

<<<

路上蜿蜒曲折仿佛没有尽头,光芒也越来越淡――莫妮卡突然停下脚步安妮尔也似乎是心有灵犀的觉察到了什么,转头有些疑惑的望着她。

“怎么了?还有一点点就到了。”

“我觉得这里就很好了,安静不怕吵到别人,当然就算人多我也不怕。安妮尔,不,你不是安妮尔。”

“……”红衣女子眼里划过一丝惊诧,脸色也有些难看,“你,你在开什么玩笑?”

“香气。你们两人,身上的香气有明显不同。”

“啧,鼻子真灵。那祝你的长处能永远算是长处!”女子轻笑一声,突然炸开的浓雾扑面而来伴随着强烈刺激性气味,胃里顿时一阵恶心。莫妮卡先是屏住一口气挡住发散的气味然后调动气息周天循环,这浊气里的毒素就彻底无法在伤害到莫妮卡。同时她呼出了一口清气,她修为高,又是自然系的王者。驱逐净化这点浊气对她来说不成问题,但是就在这一瞬间,情况突变,一道银光便直挺向莫妮卡心脏处刺去。

这女子倒也是有几分心机城府的。因为这浊气里混着剧毒成分,一般人光是屏息浊气就需要耗些力量,墨色的浊气又影响了可见度。这时候再突然发难真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但是可惜这女子究竟是估量错了对手力量了。莫妮卡双手作拈花指法。便是一招拈花成剑,数片花瓣裹挟着风雷之势,以不同方向朝女子攻击,这般以攻为守让女子不得不转攻为守。
“呸呸呸,算你狠!”她一边飞快挥招抵挡那些花瓣一边向后方撤去同时袖里放出大量黑雾。

<<<

“她是不是想借着黑雾逃跑。”
就在莫妮卡猜对手接下来的行动时那些一团团不断聚集的黑雾里闪现无数荧光,只见得无数只蝴蝶简直是。双翼透出几分金属的质感。如同一片片舞在空中的刀片。四面八方势如潮水朝莫妮卡袭来。而那名女子却借着黑雾隐去身形,莫妮卡不想错过这条线索正准备开大时抓住这名刺客时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算你命好。”

她手一挥,那些蝴蝶纷纷坠落,在最纯粹的自然之力面前,这些万灵实在是渺小不可及。

“啧,如果不是靠着那些蝴蝶身上的光,我还真有可能发现不了你呢。”她半蹲下身,原来就在攻击前的那一刻她看见了跟在安妮尔身边,可以说是非常忠心耿耿,就连她都要攻击的那条毒蛇。

那蛇吐了吐猩红信子,拼命扭了扭身子,“???你家主人出事了???”
蛇呲溜一下从她身边游走,为她引路。

这条蛇还真是有灵性。

莫妮卡一边感慨万千一边追着蛇跑。
感觉整件事情越来越是扑朔迷离,似乎就是一开始就张开了口袋等着她来一般。

<<<

安妮尔被绑在柱子上,嘴也被胶条封着。灰头土脸的,脸上还有几道小口子,似乎是被碎石割到的。她一见到了莫妮卡,灰暗的目光突然有神了。莫妮卡三步并二步一挥手,绑住安妮尔的绳子和胶布就自动脱落。

“你是怎么被抓住的?”

她快速且用力的揉了揉被绑的太久的手腕――,手腕上青紫色的痕迹非常明显,长时间的被绑也让手灵活程度下降,然后她就底下头从衣带里取出了一样植物,“你看看我找到了什么?”那草药青翠欲滴,唯有中间一点色若红豆――简直可以说是盛着一滴血。那殷红真是刺到人心里,当然也完全可以说是从心里流出来的一滴血落在了这绿植上。

“蓬山无路?”看见了它时莫妮卡也很吃惊。毕竟这药材身娇体弱,养活率很低。

“噫!你居然知道?”

“……”
莫妮卡心道自己好歹是自然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它的存在。

“我终于知道这里的病是怎么爆发的了――所谓蓬山无路,其实很多人是用作外用,因为有较好的掩蔽气息的能力,因为无从所寻,这也是无路叫法由来之一。当然,它也可以内服。少服者,减轻痛苦。让人如临登仙。然成瘾性极大,免疫力逐渐降低,一次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风寒感冒,都有可能夺走人命。”

――蓬山,世间之乐土,万灵所慕者也。憾者无数,食菜寡味。柳石钵,煎以蜜水,开胃生津,乘云驾雾,如入仙境。虽有神妙,如杀人利剑。危哉危哉!多外用鲜内服也。梦在人亡,皆归虚矣。故曰:蓬山无路。

“那么这里的病因算是搞清了――对了那水就叫仙水吗?”

“是的啊?怎么了?”

“你不觉得这就像是本来是一位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色美人却起了个大丫头二丫头这样的名字很容易叫人悲伤吗?”

“……”

“不过我实在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蓬山无路。”

“是吧,很出乎意料的,当然还有更加出乎意料的。”突兀的一记女声。几只蝴蝶几乎是以自杀式攻击方式向她袭来。莫妮卡也懒得啰嗦,直接就是一记天灵降世破灭了那几只恼人的蝴蝶。循着那几只蝴蝶飞来的方向果不其然看见了之前化装为安妮尔的妙龄女子。

女子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双手开始结印。紫色的蝴蝶越来越密集。

莫妮卡皱了皱眉头,觉得这是一场恶战,然后便将安妮尔拉到身后。手上能量开始不断凝聚,一时间四周的植物都随着能量的暴涨而疯长起来。

突然她感受到背部传来钻心刺痛,一把样式精巧的匕首深深刺入她的背部,鲜血顺着刀身滴滴答答不断落下。

而执刀的人正是:

安妮尔。

①1. 厨房。古制,厨房在正房之东。三国 魏 曹植 《当来日大难》诗:“日苦短,乐有馀,乃置玉樽办东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