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8)

chapter 8

就像是宝剑出鞘,锋芒凛然。一袭红衣比焱君来的要亮丽些,也更肃杀些。

“变帅了不少――”焱君点点头,顺便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坐的更舒服点,随后便提出了他自认为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但是你从哪里飘来的。”

“我都已经在这里呆了半个时辰了。”红衣少年抱臂道。

“……”

“只是我没让你们看见我而已,自然而然的,包括气息。”

“……”你为什么要把这句话补充上去。

“来赌一把,200钻?”少年折过头向一旁的魂君。橙衣少年笑的非常开心,“哈哈,我就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

“在你们去赌博的时候我建议你们先去感知一下四周的能量波动,你不觉得我们被包围的嘛?”沉默的焱君终于发了话。

“我们这是秘密聚会啊――怎么可能?”

“要不然是被跟踪了,要不然是被出卖了――该死的雨,不仅仅是为他们掩藏了气息,更加是削弱了我们的火焰。”焱君侧过头望了眼窗外,大雨如织,他皱了皱眉手上可没见得几分犹豫,双手凝出火焰,。伴随着火焰的熊熊燃烧屋里阴风阵阵,暗红色火焰球从他掌心破窗而出外面便是呼啦啦的一阵箭破苍穹之声。

“知道这里的也只有我们三人,如果不是被跟踪那就是……我们三人里有叛徒?”处于职业道德,魂君对情报外泄这种事情极度敏感,再加上有人供出来无尽领域藏着一条大鱼代号为常那更是……再不揪出大鱼可以说是听风就是雨了啊……

然后屋外的雨势突然变了,每一滴雨水都好似破空之箭一般裹挟着风雷之势。瞬间浓厚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天府?”焱君收了术法,“他怎么来了?”

“不,他不需要来。”红衣少年示意,“还在下雨。”

<<<

“远程操控最为可怕。这些杀手是不是搞错些什么。”焱嫌弃了看着地上的尸体,好在他们都开了屏障,是以雨水不会沾到他们身上。雨水将地上那些血迹一遍又一遍冲刷干净,“从一开始这雨里就混入了天府的灵力,二者相辅相成……能留全尸看来天府今天心情很好……”

“估计天府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人还真这么大胆敢动太岁头上的土……”魂君接过话题,继续吐槽。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啊对了,克洛伊,是你透露出的地点对吧。”

“对,是我。我有意泄露行踪气息,好让他们跟上。”红衣少年淡淡开了口,扫了扫四周的尸体绕到一具尸体面前,一脚将他翻了个面,这才半蹲下来扯开他的衣衫,可惜搜了半天这人身上也只装着些金创药之类的,并没有联络密码之类的东西,克洛伊脸色有些阴沉,立马站起身把手里握着的一小白瓷丹药砸在他脸上,又换了人继续搜寻,“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外人。”

“所以……”

“他们是跟着我来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外人能穿过们的结界原因?”

“没有,我可不想暴露家里的通行方式,因此选择的路是与外界有贸易经济的地方再中转回来,那是不设结界的地方。也是敌特分子最容易混进来的地方。”

“你在外面惹了什么事。”魂君凑到他身边弯下腰说话。“什么惹事。”他停下动作,“我是发现了一件事――然后自然而然有人想要杀人灭口,对于一个无名无望的无名小卒。说的,不会有人在意;死了,同样不会有人在意。只是我想抓住这些杀手的头看看能不能探出口风,就只好放慢速度。一直让他们跟我来到家里。我好关门打狗。可惜――啊找到了。”少年摸出一本小册子,可惜已经被水打湿透,字迹也非常模糊。

“放心吧,我帮你还原。”橙衣少年歪了歪头,伸出手。掌心处有淡淡光芒,随后笼在册子上,那些被水打湿的地方渐渐褪去,赫然是之前的模样。少年翻了翻内容:

“好像就是一些普通江湖势力,或者是雇佣军。如果只是一般势力的话,谁敢开罪无尽领域?”橙衣少年抱着膝盖蹲在他身边,侧着脸注视着他,语气上半是戏谑半是认真,“你究竟得到了什么?”

然而对方连半点玩笑的心情都没有,口吻严肃而认真,“虽然只是误打误撞,总之我查到的线索是一种药材,它的原材料据说就能掩蔽人的气息,只要再进行分离提纯,并且添加些辅料,便能行之有效的掩蔽气机并且目前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的报告。而我觉得,有人很需要这种药品。”

“常?假设与他有关,那说不定真的是他远程操控买凶杀人,既然杀不了再利用我们直接将他们灭口。要是真是这样,那他织的网可真是远啊――好了先不开脑洞了,问一个近的话题,你怎么会突然对药学感兴趣?”

“行军打仗不需要药品?”

“……”

<<<

雨水将路面冲洗的非常干净,此时没有人,显得更加幽静。

有人影在雨中浮出,如同一个披着人皮的幽灵。

“因为再过七天,我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昼夜,把我所造的各种活物,都从地上除灭!①”

①出自创7:4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