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不知道叫啥的一个摸鱼

不知道是命难还是难命,貌似还夹杂着修潘的刀???顺带着出于私人情感夹杂着邪克。

ooc是我的锅。

如果准备好了,就让我们开始。

我从地狱来,正路到天堂去,途径过人间。

<<<

命的死讯在第一时间就由常发来了,其实完全可以说是多此一举。

那么大规模的能量爆炸,自己不可能没有完全感知。

无从知晓的命运化作碎片,从此不再被任何人所掌握。何其可笑的一句话,因为向来弱者顺应命运强者创造命运。他要的别人给不了也给不起,他也不稀罕那些施舍。他要自己来拿。

代价就是被封印在灭天峰上。

天邪也记不清自己被封印在那里多少年。不知欣赏了多少年的乌云蔽日。

但那些乌云远远不及他心中所创造的蓝图所宏达美妙。

组织要命死,但并不代表组织就完完全全抛弃命这枚棋子。如果说命最喜欢的是跟赌徒一样的下赌注孤注一掷做博弈,那么他擅长的是便是洗牌。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利因素一一剔除干净。

――我要的是完全胜利,而不是还有输或赢这种二选一的听天由命。

――当然更后来就是遇到了一个比命长老还要敢于下注的赌徒,或者真的是一团火,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都可以焚成灰烬。如果不是不动明王的突然阻挠,战局的走势未必能完完全全照着自己的心意走,如果非要打比方的话,他觉得那叫误差,而且是不在自己误差控制范围之内的误差。

――毕竟对手会直接焚烧命火这实在是大出乎计算之外。

总而言之自己是败了的。

用他们的观点这叫做邪不胜正,也就是比较罕见的说法是“必须得到伸张”,这个“伸张”又加上“得到”这个前缀词语便有一种云遮雾绕的感觉。好像还有一种暗含得不到的怨憎会。但是偏偏非常诡异的是出自于几乎是打上绝对正义标签的克洛伊口中。当然后面的似乎验证了某种猜测,那句话未必是发自真心。再无黑夜这才是他一心所求而求不得的。

天邪仔细盘算了一下局面,他们以为命这位主力军死在自己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天已经找到了命的碎片,更加不清楚组织里拥有着复活人的秘术,违也顺利离去。正面作战的两大王牌都安然无恙。然而克洛伊这位在第一次秩序战里风光无限的人物却已化为哀烬,无尽领域损失了一员爱将其他老家伙又坚决不问世事。那么试问对手还有谁?

更何况,解决神谕之子,这不过是计划里的第一步。

黄龙都没有捣破,你们就以为战争结束了,以为我败了?

想太多了。

现在没必要急着走,虽然他并不能非常清楚猜测到谱尼为什么会说给他一次机会。真要说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死对头克洛伊就很好的替他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克洛伊的原话是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这么做。他唯一想修改的部分就是不需要别人给,他自己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机会。

组织的复活秘法从布下到展开还需要一定时间,他也需要时间恢复――当然对于天邪而言哪怕是重伤时期杀死那四位就跟弄死四只小蚂蚁没有一星半点区别。

但这样只会迎来正义的一方的关注,现在可不能这样。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兵行如水,水势无常;兵势如火,侵略如火。

这才是他要的。

等到迟钝的你们终于发现了,你们的末日也就降临了――

那时的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止乌云蔽日大暗黑天的到来?

<<<

一步一步按照自己预料发展那样,棋局上表面上正义一方越来越壮大,但未必是棋子多就能赢。难道还不知道只要让几位主将都一一消失,那么这盘棋哪怕是人数再多,胜利女神也不会再向你们微笑。手里的牌都是好牌――唯一一次比较担心的就是命长老会不会突然脑子抽风犯了跟百鬼一样的病。

――毕竟命长老是赌徒,赢了,就巴不得一直赢下去;失败了,就很想再试试自己的手气。因此及其容易上瘾。

常传来的情报永远都是准确而及时的。他知道那团光火终究会有涅槃重生的一天而且实力也会更上一层楼。

命可不能出事,这是他必须要保存好的有生力量。至于别人,他派出去的别人,被神谕之子的光与火如何杀死那就无所谓了。该舍弃的棋子还是要舍弃。不过这一次的误差终于控制在自己的量程范围之内了。

这一点天邪非常满意。

后来呢,虽然棋盘的走势确确实实是按照天邪所预料的发展那样。好像离新秩序的建成好像也只要一步之遥。因此当一战终究来临之时,然而天奉这一子落下却又相当于新的误差,有没有想起过去跟神谕之子的那一次对战?这算是历史的遥相呼应还是命运的不可抗拒?

天堂还是地狱?自己是输了吗?从一方面来说是的,元气大伤。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也解决了五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无光黑洞里的休养生息似乎是有点像是被封印的那段日子。但起码行动是方便的。对于外界的风起云涌,比如非常“炙手”的混沌之力。混沌魔使离去之后他问过命长老是真的不打算回一趟冥界。

“回去了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这是他们的命运。”

“你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气氛突然冷下来。

良久的沉默让天邪觉得问题非常严重,就像有些疾病潜伏期完全察觉不到有初步症状反应又不注意,等到真正注意的时候已经完全是无法治疗的晚期了。天邪首先排除了无光黑洞水土不服的这条选项之后便在命长老被魔使一番话给气到了和被常的那次抽走灵魂顺带着把性格改了这俩个选项里思考了不超过五秒钟果断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被自己忽略掉的其他选项。大概可能真的是时间对人的打磨影响。那是一种怎样的改变,可以让一个人面目全非,可以让沧海变作桑田。

“以前潘多拉还是冥界之眼的时候她有次跟我说,说如果要给命运打一个比方的话,她觉得那叫做独木桥,自己的命运只有自己独自承担那一份未知的危险,然而你还是要走下去,因为没有回头岸。以前我不信的,现在我信了。”

“如果你要这么看的话,这么说完全是无可厚非的。但这还是片面的。就像有人沉迷混沌之力,好像拥有了它就是无敌的,但那其实已经不是他在操控混沌之力,而是混沌之力在操控他。归其根本混沌之力就是一种工具而已只是很多人太过于依赖它的存在。很多时候是人选择路而不是命运选择路。所谓的大势不可挡其实就是一连串的偶然而导致的必然,把一切都归于命运,真的可以说是懦夫的借口。”话说到这里又觉得有伤害友军,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对待弱者就完全可以不用思考这些,他们注定随波逐流。他们只会等待命运女神的垂怜,却不知道女神从来都是铁面无情。”

“你指的是跟他们合作……?”

“合作恐怕谈不上,只是彼此利用而已。”天邪的眼里有着远远比黑夜还要更加深邃的东西,“不过你我呆在这无光黑洞这么久,真的不打算活动活动筋骨吗?”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