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6)

Chapter 6

“那总有备用联络方式吧。而且这次的清洗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天琢磨道。

“关于这个备用联系方式,最开始设定的程序就是并没有让他们之间有任何横向联系的机会,这也是为了常的潜伏减少被出卖的隐患可能,毕竟他的保密级别是最高级。”

“啧,福兮祸兮。现在就暴露了严重弊端。联系不上他人完全一叶孤舟。“天嫌弃地啧了一声,又想了想不可能就这么一条路走到黑于是开了口,”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会老老实实按程序走?”

“那问题更多了,首先第一个问题,自己无法证明自己并且暴露的风险成倍增长。”

“所以你当时究竟是出于怎样的考虑选择了这个不靠谱的方案?”

如果只是关于方案一口大锅从天而降他倒是能无所谓的接过,但问题是这已经涉及到下属对于上司能力的质疑问题,然而作为王者就是要有承受来自于各方面质疑声的气度,于是天邪非常严肃地咳了一声:

“如果他能脱离危险的话,按照程序他会主动联系我。当然作为间谍 ,从来都呆在危险里。”

“哦――?”天最终还是留了三分情面,心里的嫌弃只表达了七分。

“好了,就看常本领究竟符不符合‘常’这个称号了。”他一挥手,棋盘上的黑白棋子纷纷自己飞回了棋盒里,“正兵贵先,奇兵贵后。①我们还是发挥我们的特长,聊一聊如今的战局走向吧。”

“嗯?难道你现在就想由暗线转向明线?这也太操之过急了吧。”

“何来明暗线之说,我压根就没有出手。只是加了一点催化剂。”难从棋盘随便抓了一把棋子,“如果我出手了,他们还有机会吗?”

“你先别扯别的。首先这场战争本来就是蹭破点皮,会有理智派进行劝说让他们放下这些私人恩怨的。别忘了他们的终极敌人可是我们。”

“对,这才是我们需要分析的。”

“愿闻其详。”

“这次的战争可以说是反抗压迫也可以理解为,宗教战争。我对他们之间的胜负没有半点兴趣。这场战争既然波及到了神族,那么就势必会引发天魔组织的关注。我要的是克诺诺斯跟我合作,他的价值可远远超过了‘沦’。”

“原来你真正的目的是在这里。但是他会跟你合作吗?除了我们,妖族也是一方不可估量的势力。”

“聪明的政治家都会选择最好的合作伙伴。何况我们手上拥有的政治筹码可是妖族根本得不到的,也不可能得到的。”他把手上的棋子放在天元位置,“向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天。”

“就算是近水楼台,那也是咫尺天涯。别忽略了暗黑之神。如果真的单看城府手段,我们的‘命’长老恐怕不是暗黑之神的对手。”

“命只要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尽好冥帝的义务就行。哈迪斯又能评价多少呢?”天邪不紧不慢,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敲击着桌面,俨然是大局把控的悠然,“主要还是神王和克诺诺斯之间,就从神王毫不犹豫惩罚赫拉的手段,就已经可以联系到他是如何可以冷漠无心把自己的亲身父亲从王座赶下来。那不是父子,只是政敌。”

“啊,是啊。这就是政治啊这就是战争啊……”男子闭上了眼睛,像是千帆过尽的沉重苍凉。

战争就如同一道谜题,所有的人都想知道它的谜底,因此战争的参与者会动用各种手段去旁敲侧击,去寻找答案。这是一场惊骇而又冗杂的博弈过程。

“难有难的计划,我有我的算盘。我对这次战争难能得到什么不感兴趣。事情都要从源头解决,所以赫拉是个什么情况。”

“她的双脚被缚在铁砧上,双手用金链捆绑着,倒吊在半空中示众。②没有一位神有胆量为神后求情。”

“啧真惨,那好歹也是他的女人。至于将她罚得这么狠吗?”话音刚落地随之而来的是打火机的声音,男子利落的吐出一个烟圈,“我最不喜欢有家暴倾向的男士,不找找自己毛病让自己的女人受冷淡最后还要罚女人,这算什么本事。”男子抖了抖烟灰,似笑非笑,“不过好在自然而然会有‘心疼女士的绅士’为这些受难者抛橄榄枝的。”

“您是说……”

“我听说有人将琴一生收集的五百二十一万三千三百四十四瓶露水全部倒在她沉睡的地方,爱琴海因此而诞生。虽然这真是无聊的一个故事。爱情,那也不过是她的音容笑貌恰好停留在最好时光里。如果她活了下来,那些风花雪月的浪漫最终都会被柴米油盐的烟火腐蚀成寡淡的灰烬,一切都会是面目全非。”

“噫……”

这声语气词的言下之意赫然是没想到您在这方面也有研究。

对方似乎浑然不觉,像是在自言自语:“女人跟女人聊天,有些话,可比我们这些男性讲出来更有说服力。”

“对了我有一个问题。”那人似乎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再也没有插入话题的机会。

“唔?”大概是因为竖起的衣领或是此刻他正在吞云吐雾,总之那人脸看不真切,男子淡淡地开了口,“有问题是好事,我最怕的就是你不动脑子而彻底报废。”

“您这样主动跟难大人断了联系,顺带着把自己的活动经费也切断了吧。”

“……”

“金钱可是腐蚀人心的最好利器之一了。”

“你可以滚了。”

PS:反正常一人拿两份工资,暂时少了这一份另一份目前也不会缺。

①出自《尉缭子·勒卒令》

②来自于一个懒人的篡改……当时是因为赫拉因为唆使风神反对宙斯的私生子赫拉克勒斯而受到惩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