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4)


Chapter 4

 

单间牢房通常代表着身份的特殊性,房间看起来还算是干净,没那么破败。哪怕是手腕上,脚腕上都戴着锁链,他也看起来不像受到什么阻碍式的依然在专注于自己的作画。

 

 

男子的头发已经不能简单用长来形容,看起有几分邋遢,面色因为缺乏气血而有些苍白,惟有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凌厉高傲,不减当年。

他看见面前的青衣男子。眉头就不禁皱起。对方容貌没有任何变化,上葳蕤而防露兮,下泠泠而来风。

 

“你怎么来了?”他飞快撕下了目前的这张纸,将它揉成一团丢在一旁这才写下了这段话。

 

 

“我为什么不能来?”青衣男子语气平和,“你在画什么,神神秘秘的。”

 

“你当然可以来。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地盘。我只是一个囚犯。至于一个囚犯的绘画,恐怕会污了大人的眼睛。”男子虽然道自己是一个囚犯,语气上并没有半点囚犯的自觉,“幻君。真是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傲慢。”

 

“所以?”男子笑起来跟一把刀欲割人皮肤一样,“你知道我最讨厌客套的。”

 

“那好。本来我还想再跟你聊一会天叙叙旧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就只跟你聊一个代号好了,我想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男子安然平和的脸上,眼里却明显有无比深邃的光。

 

某个完全言行举止不像囚犯的囚犯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急促了起来。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直直割开他的皮肤要挖出他的心脏一样。

 

<<<

 

“神族一个比一个任性啊,一个沉迷于风花雪月无法自拔另一个听了天气之神的一句话就抛下奥林匹斯山就不管不顾了。”

 

白衣男子坐在树上晃悠着啧啧感叹着神族,听着那些汇报觉得百无聊赖,还不如自己手里的一杯酒喝的痛快。

 

 

“结束了。”风君听见这句话不由转过头,来的不过是水分子凝结而成一个影子,那张俊美的脸庞也因此有了些云遮雾障。

 

“能招的话还不赶紧招,非要被扒了一层皮才下跪求饶吗?”他啧了一声,随即灌了一口酒这才继续开了口,“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不人鬼不鬼的。”

 

“刚才的话,可别教有心人听见了。”

 

“是是是。多事之秋嘛。”

 

<<<

浩浩荡荡,不见水端。水镜里赫然是浩瀚海洋。

 

哈迪斯手一抖,茶就没拿稳而摔碎在地上。

 

他叹气:“井鼃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你要犯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吗?”

 

<<<

 

“啧啧,哈迪斯那么精明的人这下也要无计可施了。”一旁的天气之神向着戴着斗篷的男子毕恭毕敬道。

 

男子望着遥远的苍穹感叹道,“我这些儿子里,宙斯最阴狠,波塞冬最鲁莽,也就是他性子最端和。”

 

“但是只有让他消失,您才能救出被宙斯关在塔尔塔洛斯的忠诚属下。”

 

“这件事不可着急,目前首先要关注的人不是他,而是你。虽然你只是随口一提,赫拉要是一闹起来自然是他是无暇管到你头上,但不能不保证宙斯那小子日后不生猜疑。”男子的语气平静,“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先向宙斯秘密透个风。神王目前也是需要棋子的时候啊。你放心,待朕拿回那个本来属于朕的位置,你就不仅仅只是个小小的天气之神。”

 

天气之神顿时笑得眉眼含春,他咽了咽口水,仿佛自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十二主神之一。

 

克诺诺斯把目光里的厌恶掩藏的很好,“好了,你该回去了。”一道能量化作透明的桥梁,男子不急不缓的走在上面,逐渐消失无形。

<<<

天上已经不是他的天上,地下也不是他的地下。他被自己的母亲保护的很好,可是为王者不仅守不了自己的领地守不了自己的臣民,自己还要躲在那种感觉就像是躲在风箱里的老鼠简直要让人发疯。母亲故意把自己的住处布置的奢华又不失低调,然后送过来大批大批的金银珠宝,那自然而然是为了给自己招兵买马所用。他知道自己母亲把房间布置的奢华然后再被自己取下赠予他人的含义是什么,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跟部下荣辱与共找到更好让自己借坡下驴收买人心的机会。金钱永远都是这世上最方便的手段之一。

他刚一进屋,就闻到若有若无桃金娘的味道。眉头一皱不由道:“来都来了,还躲着做什么?”
随即便有女子扑嗤一笑。身材窈窕若湖畔青柳扶风。

女人咯咯一笑,美目流盼隐隐有几分勾魂摄魄,“看来您已经得手了。”

“他们可没有容易好骗过。阿芙洛狄忒。”男子冷冷地叫出了那个名字,带了一点森冷气息,“别把自己想象太聪明。”

“是是是,多谢神王提醒。不过我可不打算去骗,因此此计关根本键不是在于骗字,而是要在人心里种下名为怀疑的种子,迟早有一天,它就会生根发芽。”女人一脸无辜眨了眨眼睛,笑起来像是一株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这才是帝王的本性啊,我尊贵的神王陛下。”

天地一片黑漆,唯有几道闪电来得深刻。

第一滴雨落在他的掌心里,随之被一股炙热的气息蒸发。

随之尾随而来的是一只小巧玲珑的机关鸟,缓缓落在他手上,从它的爪子上的信筒取出情报,赫然是一翎字,再附上一片翎羽,其色如火,就好像是真的小火苗一样落在他手心里,烧灼感好像都是真的。

――翎字一分为二,一边为令,一边为羽。如今羽落尘埃……

“家里出事了?”低沉的男声缓缓响起。金色的龙身侧有火焰环绕。

“啊,是。家里在召唤我回去。”

迟了这么久终于打完了这一章……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