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1)

Chapter 1

 

时间对于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其他区别。反正都是一如既往的黑暗世界。哪怕如今的时间是中午12:00。

 

 

幽蓝诡异的鬼火安静的亮在紫水晶打造的灯盏里。亮是亮了,但是衬得大厅里更加阴冷,感受不到半点暖意。

 

偌大的大厅里就两个人。一者一袭青衫青似梦;另一者一身黑色黑胜夜。

 

“我这里的茶可比不了命运女神那里的啊,她那里烹茶的水可是让阿萨神族的王奥丁牺牲了一只眼睛。”男子漫不经心的开了口,嗓音低沉而有磁性。赫尔墨斯几乎是不可闻的皱了一下眉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这位暗黑之神究竟是在指哪方面。但是神域四天王之首也不是浪得虚名,于是不紧不慢的把这个球打了回去,“大人您可真是爱开玩笑。”

 

想想自从这位宣布从冥界最高统治者退位就引发了不少波涛,本人究竟是从此过上了闲云野鹤还是搞起了垂帘听政,那真是众说纷纭,但不管怎么说,这位本来就是不太爱露脸的暗黑之神现在更是深居简出。

——但就算是深居简出,瞧瞧,自己的行踪也不等同于暴露在他面前一样吗?

 

“哦,玩笑?”男人的眼里是刀剑般的锋芒,“只要不是亲自去往密米尔之泉,没有亲自尝过那里的水,世人又如何分辨出其中的真伪?”暗黑之神的话音轻飘飘的,听不出半点喜怒,但哪怕只是轻飘飘的话语也透出一种高高在上不容反驳的气势。“谁又清楚的了那水是来自于密米尔之泉还是维穆尔之河?”

“你去找了命运女神,不管是她们三姐妹当中的那一位。其实结果都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天机不得泄露,这是不可违的规矩。但是这条预言又跟密米尔之泉一样让人欲罢不得。而你做了这位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无功而返便会让他人更加望而生畏。同样的,无数人都想饮那里的水都失败而唯有奥丁成功,神王同样担心会有异变发生。所以你的出现也是在警告她们规矩不可背叛。否则神王便会直接扣上罪名处置她们。这几年里,宙斯诛杀异己,把那次战争里战败的神和违背他意志的神通通都关在塔尔塔洛斯里,现在那里更是包裹着三重暗幕和三道铜墙,简直就成为了第二个境外之境。”

 

“果然是哈迪斯大人,难怪神王总是说,能明白其心意者,唯有大人您。”

 

 

<<<

这里是浑然不同于冥界的样子,但是他们多数人都忽略了爱丽舍乐园①和地狱才组成了冥界的大致轮廓。

 

大哥是喜欢暗色惯了的,就连他的宫殿也是走低调奢华路线的。自己可不喜欢那些——他还是更加喜欢花红柳绿明亮亮丽的。因此这里毫不掩饰金碧辉煌的华丽,当然这里的奢华是远不及自己的奥林匹斯山。有句话怎么说的,“缓歌谩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男人基本上是躺在藤椅上,他一手撑着头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看着久了眼前好似突兀一场大火把一切化为虚无,耳边的那些丝竹之乐不知不觉就化为战鼓刀剑争鸣。

 

男子几乎是下意识按住了把手,随即意识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奥林匹斯山,这张椅子也不是自己的王座。

 

——克诺诺斯和他的势力不除掉,他的位子永远都不能坐的安稳。

 

身旁的清秀女子见他的目光一直望着天花板,又见他按住了椅子似乎是要起身眼神就不由得黯了黯。忍不住就质问他是不是要走不再见自己。

 

她知道他在天上除了赫拉那位神后,还有智慧女神、丰收与农业女神等七位女神。天下的女人都有嫉妒心,这是不可避免的,更何况她前几天才听见那位慈爱的老保姆的劝告。

 

——她为什么不能拥有和神后一样的殊荣?

 

“不,我亲爱的塞墨勒。”男子的语调温柔的像是春风拂过柳叶,跟哈迪斯冷而硬的口吻完全不同,“我只是一直保持着撑着头手有点麻。”

 

“那你一直盯着天花板干什么。”

 

宙斯眼神有些捉摸不透,“啊只是在思考,死神去底比斯干什么呢?”

 

“欸,我怎么记得是萨马拉,我听侍女议论的。”

 

“哦,对,是朕记错了。”男子眼里闪过一丝锋芒,语调依然温柔的,男子的指尖温柔的抚摸着女子隆起的腹部,像是一位温柔的父亲,又好似一位贴心的丈夫,男子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美丽的妻子,那目光似乎要将她定格在地老天荒。

女人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不由转过脸。

 

男子闭上眼睛,语气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寒冷,“朕觉得你跟赫拉如同春花秋月,各有不同。”

 

听见这话的塞墨勒立刻转过脸,这是她向宙斯祈求了好几天的殊荣,她觉得是机会来了,立刻道:“赫拉的尊荣是我所羡慕的,请给予我如同赫拉一样的荣耀,用你神圣的霹雳闪电装扮我的房间!”

 

“那朕得回去拿朕的法宝。”

 

<<<

 

“您就这样要让她消失?”

宙斯比了个嘘声的手势,幻梦球幻化成巨大的银幕播放着赫尔墨斯与哈迪斯的对话。放至末尾之时宙斯不由得弯了弯嘴唇。

“大哥果然还是念着我这个弟弟。”男子伸出手,银幕消失又变回了一颗透明的水晶球,随后便按着宙斯心意缓缓变成一行行字。他很少用“我”这个字眼,看来这一次神王是真的很开心。

 

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你知道大哥为什么要提到境外之境吗?”

 

“境外之境指的是无尽领域,莫不是……”青衣男子心领神会。“那里出了乱子。这活人生前做了什么,是瞒不了冥界的眼睛的。”

 

“是啊,都说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对冥界而言,恰恰相反。”宙斯随手一挥,那一行行字瞬间化为无形,“而且他还提醒了我,塔尔塔洛斯里那些异己分子,是克诺诺斯必须要救出一股势力,但同样的,也在塔尔塔洛斯里,同样也有着让他头疼的人物,这便是朕要争取的一股势力。”

 

还有的话的宙斯没有说出来,这也是他最担心的,自己的大哥,故意对着自己人都要用着这样几分明几分暗的口吻,证明了自己的大哥虽然心向自己但是不代表整个冥界都向着自己。那位新任冥帝,修罗这几年练兵秣马……看来自己还得加强对冥界的监视……

 

男子思量了一会,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对了,你之前讲了什么来着然后被朕打断了的?”

 

“臣刚刚言,您就这样要让她消失。”

 

宙斯唇角露出冰冷的笑意,“身为凡人,竟敢对神无礼,这就已经是大不敬之罪,何况她妄图与神后一争高下。那更是不可饶恕之罪。”自从他登基以来,虽然是诛除了不少异己。但是大部分时间少以锋芒示人,如今冷不丁亮出一句锐利言辞,逼得人心头一颤。“何况朕该讲的,朕也讲过了。是她自己自入魔障。”

 

①爱丽舍乐园(Elysee Paradise),在古希腊神话中,亡灵们在真理田园前的审判台前接受冥界三大判官弥诺斯、拉达曼提斯和艾亚格斯的审判。有罪之人根据他们的罪行在地狱接受轻重不一的惩罚, 而那些无罪的人们将可以在美丽祥和的爱丽舍乐园过着衣食无忧、吟风弄月的幸福生活。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