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暗逐逝波声(楔子)

之前说过的修改。

前文暂时先不删

大设定不变。感觉主要还是偏向希腊神话背景_(:з」∠)_

私设很多、很多、很多。

 

题记依然照旧

权毒戾,误卿命。机关算尽太聪明!寒梦腥,意难平。空逐倒影,流水无情。弃弃弃!

泪湿襟,落花凄。零落成泥暗香惜。失知己,钟期离。永无归期,赤血长殷!忆忆忆。

——钗头凤

 

 

楔子:

 

Death waits for us all in Samarra.
But can Samarra be avoided?

死神就在萨马拉城。
但你我是否能避开萨马拉城?

<<<

清而淡的熏香若有若无,自然而然不会因为熏香过浓的问题而影响到饭菜口感。水晶灯的光其实是夜明珠。幽而纯的光清冷如水。好似天边的月。

 

“小子终于懂事了。居然还知道给朕送来这么好的香料。之前进贡的那些香气都太浓了,把进餐的食欲都影响了。”宙斯切下一块羊排,“他能懂事了,那都是你费心了,赫拉。”

 

男子语气温柔的跟那些寻常和睦夫妻没有半点区别,“辛苦了。”他含着笑意将那块羊排放入面前女子的盘子里,声线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是接下来说的内容就没有那么温柔了,“不然我时不时的就能听到别人说他动手的速度是动脑的几倍。”

 

“……”

 

就在这时有侍女前来道了句神使有要事前来。

<<<

 

古老的黄皮纸上刻下这条来自命运女神的预言,由赫尔墨斯双手呈递于其上。

 

 

宙斯看见第一句话时,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他的脖颈。又像是有一把刀直接喂入他的胸膛。

 

 

他沉默了很久,时间仿佛也因此陷入凝滞。神王的沉默让神殿都走向冰点。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后,神王终于挥手示意其他人一并退下,并且开口道,

 

“这条预言,还有其他势力掌握到了?”这话出口了以后,反而又像是一盆冷水浇在头上,宙斯有些无奈地敲了敲眉骨,“想想也知道,命运女神对待朕,就像是朕对待你们一样残酷。”

 

“得辛苦你们神域四天王了,替朕盯着凡域,啊不,是其他各界。”

<<<

都爱说命运不公平,其实命运对一切人都是公平的——都是一样的不可阻挡。

 

命运女神虽然是神,但是她们的预言并不限制于神界一方势力。更何况说到底命运女神的预言就跟字谜游戏一样,“死神”指代什么,“萨马拉城”又代表着什么。

 

其实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

 

但是知道是一方面,不知道是另一方面。知道了,就要寻找破解方法,有些人为此寻找一生都无济于事,反而累死了自己;而不知道,便有不知道的好处,因为不知道的人更多,就可以加以利用。而通常这种情况下,相信别人,多于相信自己。

"Death waits for us all in Samarra..."

 

哪怕是最耀眼的阳光也无法照亮整个世界,又何况只是一盏昏暗的台灯。

 

投在阴暗里的身影似笑非笑地念着屏幕上的这条信息。随即便敲下了销毁键,他漫不经心摇晃着手里的血腥玛丽,杯中酒在灯光下红的更加妖艳,男子的尾音微微上翘,散漫里隐藏着致命的刀锋,“耶和华要降下洪水,凡人又有什么力量阻止灾难的到来?”

 

 

<<<

The World Tree,也就是四大星系的能量源泉的生命之树依然枝繁叶茂。它不知目睹了多少历史的交替经历了岁月的考验——相传序的时期它就已经存活。

石磴曲盘,其间泉水叮咚;有一池,莲含苞而不绽已过千万岁。生命之树延伸出来的树根足已三者休憩,树色很浓,云光岚影都了无踪迹,十分阴凉。

 

根逾数十载,保泉水不枯,地宫不腐①——《永夜纪年·奇物篇·生命之树》

按照惯例,她们应该是坐在树下,手中的命运之线有条不紊的在三人间穿过——编织、丈量,最后剪断。

 

——被剪断的线并没有坠落于地,而是被不知名的风轻轻托起,同时在她们上方闪现无数星辰走势,那根线也开始碎裂,分裂成无数微小光屑,在坠落之前被一股力量强行吸走——那些本来明灭不定的星星顿时光芒大涨,可比日月。随后便消失不见——直到下一条命运之线被确定前为止。

赫尔墨斯脚踏一片树叶,随即便看见池上一片荷叶上放着了碧水天青样式的茶具。不由挑了挑眉,笑着降落于地面,“既然女神已经知道了在下会来,那么在下为何会来,想必女神也已经知晓了。”

 

“你不该来的。”

 

“女神说在下不该来,却还是备了一份茶。”他身形一闪,向女神施了一礼之后便随手一托,那茶杯就自动落在他手上。茶汤碧清,刚刚一端,便是清香萦绕鼻尖。轻呷一口,自是口齿噙香。“好茶。看来就算是自己得不到答案但是能品尝到了如此好茶也是不枉此行。”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

 

“女神话里有话啊。不过这样也好,一向公平的命运女神自然而然也不会向他人泄露机密。”

 

“夫天道,非人力所能致而自至也。故所谓人力改之,亦天道相授与之。”女神冷然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但是她的身形越来越淡去。

 

真是不出所料啊。

赫尔墨斯不由一脸无奈的伸手敲了敲额头,随即身形化为青羽,飘然离去。

 

树叶沙沙作响,如同九天之上飘渺难觅的神谕;又仿佛那些妄图反抗命运的人所发出的痛苦呐喊一样。

 

①这句话完全是我编的_(:з」∠)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