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洛魂】歧路

冷cp初心系列
作者有病拒绝吃药
如果准备好了,就让我们开始。

歧路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题记

炽魂望着上面薄薄的一张电报,就像是看见了结下了血海深仇的敌人那样――无辜的纸上很快就腾起了熊熊烈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飞灰烟灭。底下人并不能清楚那上面写了什么以至于让他大发雷霆,只听见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咆哮:“好好好!算你狠!脚踏两条船的家伙!”

<<<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就无疑导致了底下人的八卦之心一个一个飞速膨胀。特别是那个“脚踏两条船”这个词更是让底下人众说纷纭――一时间基本上都怀疑无尽领域堂堂府君是不是跟某个人谈恋爱然后发觉对方并不是对自己一心一意才会如此大发雷霆。毕竟按照一贯对这位的看法――应该是他对别人三心二意还能照样深藏功与名才符合他贪狼魂君的代号。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人们也只能在一如既往的对这位少年天才的手中握着的权力表示敬畏的同时再对他本人表示同情。

炽魂总觉得最近有哪里不太对劲,于是他把一切错误都归于那封电报――更准确些来说便是给他发电报的那个人。

<<<

秋季是吃螃蟹的好季节。虽然离战事离发逼近但是眼前的一盘盘螃蟹不吃也太对不起自己了。本来相对于全员聚餐也算是和睦结果端上来的一盘餐后水果就彻底毁了气氛。

端上来的橘子样貌极好,当真是金实离离色殷殷。可是……它们放在炽魂面前情况就不对了。

样貌清秀的少年冷冷笑出了声,目光里瞬间覆上了一层冰霜。
尽管他咽下了一瓣橘子。但是大有啖骨饮血的狠厉。

<<<

于是众人也敏锐的发觉到魂君不喜欢橘子。
于是众人也纷纷开启了一场新八卦之旅。
很多的人都觉得――那个甩了堂堂魂君很没眼力见的女人应该最喜欢吃橘子,或者是哪里方面像橘子――比如说橘生淮南橘生淮北就恰如那人脚踏两条船……
当然其中有个最敏感猜到了那封遭了大罪的神秘电报上面应该是提到了橘子。

确确实实是提到了。

其实那张纸上不过几个字。

青黄杂糅,类任道兮。受命不迁,何其谬矣!不奉一地,只事天下。非橘生于淮北而质变也,其本非为橘也,故君子慎所树也。

――这段密电的传来下一秒便是神谕之子接受了光火密令这条情报的传来。好好好,时间掐算的真准时,完全可以把自己这个时间掌控者的位子也一并送给他了。

君子慎所树,这是在威胁自己么?

好一句“不奉一地,只事天下。”如今大暗黑天直接笼了不少一方霸主大有合纵的味道在里面。是啊,无尽领域作为整个宇宙最神奇的两个地方之一,作为惟一一个能与之抗衡的地方,人人避之而不及。他却想做什么,跟无尽领域划出一条界线吗?

那帮早就安逸惯了的老东西――怎么可能让他去把战火引到自己家门前?
同样的,他还觉得自己权力不够威胁到那帮老家伙吗?

最关键的一点――好歹是兵家的一条老狐狸了,他难道会不知道,这刚刚组建出的兵团,能对付的了敌人的早有筹谋吗?

<<<

出了门恰好赶上黄昏,橙色的苍穹恰如那橘子的色彩。他却从中看出了血的痕迹。

少年的眼眶没来的有些湿润,于是自顾自将其归于这个颜色太伤眼睛的缘由,并不是自己担心某个疯子。

其余人只觉得惊奇无比――只觉得自己发现了原来魂君如此痴情这个新大陆。

这是得有多爱啊?

于是人人更加不敢在他面前提到橘子,生怕让他触景生情而伤怀而导致自己被他找麻烦。

<<<

但总有不怕死的。

比如佐伊那个愣头青。

有一次他就捧着一个橘子来到炽魂面前。然后好奇的向他打探八卦――问他是不是太喜欢橘子而导致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炽魂少不得想用火焰劈开这个家伙的大脑但最后还是选择放弃只是沉默。

偏偏佐伊将其当做了一种默认,于是他就从刚刚翻来的诗上假作文化人,“嘿嘿,天生珍木异于俗。喜欢就要大胆去追求嘛!”

这简直就是犯了某人的逆鳞。

“天生珍木异于俗,俗士来逢不敢触是吗?那也不过也是橘生淮南而已。”说完就走,只留下佐伊一脸诧异。

那句话里含沙射影的意思明显的很,潜台词分明就是如果橘生淮北那就什么也不是。本来智商就不够少不得一脸死机状。
小小的孩子一边默默地同情无辜被骂的橘子一边心里忍不住怀疑那些人说的可能性极大。然后一转头就看见一袭绯红如燃烧烈焰般。

“欸?克洛伊?”

可惜克洛伊并没有回话,久到佐伊实在是觉得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谕之子是不是被人下了定身咒时,然而就这时克洛伊动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克洛伊身边被风雪堆积到以至于湮灭。他沉默着从少年手里取过来这个完全无辜躺枪的橘子。然后剥开皮将一大半又塞回在少年小小的手掌心里。

“挺甜的。”
克洛伊吃了一瓣橘子正准备转身离开,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

“喜欢就去追求嘛,何况妮可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

说完他就离开,佐伊似乎听见了克洛伊自顾自道了句“在这种日子里离别是最不会伤感的了。”

<<<

然后佐伊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炽魂,“???”

过了半响才听到对方几乎是一种颤音开了口,“一年好景君需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
整个战局人人自危,直到突然一日才猛然发觉神谕之子的最强盟友压根就没有参与进来,其实整个无尽领域的老家伙也基本上是态度暖昧的让人觉得莫名寒冷的诡异。

<<<

命火即将燃尽时克洛伊眼前晃过那一日。

炽魂问你是不是把我也当成你手里的一枚棋子。然后自己回他自己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因为比起棋子,他还是觉得砝码来形容比较准确。

反正是盟友。自然也就无所谓真情,有的,不过是合作时各需所求。
所以何须送别呢――当然他知道有一天里有一扇窗户一直开着。

可他们之间永远都不会走向一条路上,永远都不会。

<<<

“这是一条死路!你究竟明不明白!”

“当然知道。可是网已经织好了,如何不继续下去呢。”

“你……真是把一切可以利用的人都当做棋子,那么我呢?!”

“比起棋子,我更加愿意用砝码来形容。”

“既然是砝码,为何不将砝码赌上?”

克洛伊听了这话不由微微一笑,刻意压低的声音根本分不清是少有温情的流露还是一贯残忍的冷静作风:
“因为我押不起,我更赌不起。”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