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江湖风光不似初,一剑堪酬知己无?
杯酒纵意伤零落,孤云多情任卷舒。
萍踪谁寄关山外,侠骨空埋故人居。
青史标名终虚话,不及将相两行书。

【撒鬼】双城


看了最新的预告总觉得是1998的后续……然后默默写了这个……有些设定记不住了……有bug欢迎指出……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如果准备好了,就让我们开始。

双城

我们身后是一座城,心里守着一座城。――题记

当他说自己自首时时女孩哭着说会等自己出来。蔡老板依然笑得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道自己是个英雄。

他从来没有后悔自己杀了这个恶霸,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他还是会这么做。

但自己如何怎么能让自己心爱的安琪儿被人怀疑,而且就算是自己逃出了法律的制裁,他也依然背负着罪恶肮脏的灵魂活在地狱里。他的城池里需要的是阳光,干净的蓝天白云。圣洁的安琪儿无忧无虑的歌唱。

那样肮脏的灵魂,不配呆在那样的城里。

所以自己自首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灵魂得到了彻底的净化。

所以在被带走之前,他依然像依然轻轻抚摸少女的头,道了句好。

如今的阴霾天空被驱散,他的安琪儿可以在那个有阳光的等他。

等我。
小鬼。

<<<

那天小鬼对自己微笑叫自己“撒哥哥”那一刻时时,他觉得自己看见了安琪儿。
细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她的羊角辫上,微微向上恰似她想要逃出囚笼的心。她对着自己微笑时,笑的很温柔,但是自己清楚看到了她清澈瞳孔隐隐的悲伤――是了,就像他能清楚地看见女孩子手腕上露出的伤痕,青紫斑驳无声诉说着她遇到的家庭暴力。虽然她也刻意进行隐藏。

作为这座小镇上的赫赫有名的霸王――当然绝对不会是戏曲里咿咿呀呀唱的的那个西楚霸王。说白了,他其实就是个混混。守着一个游戏厅给这里的有名的恶霸打工,拿着微薄的薪水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他本来以为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下去,直到有一天天使向他露出了微笑。

突然他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一个温柔有光的世界在心里缓缓绘制出来,他觉得甚至照亮了这个阴暗的世界。

她喜欢唱歌,偶尔自己能听见她一边哼着歌一边在荡秋千,她总是喜欢荡的很高,因为觉得这样就能像只鸟儿一样飞起来,离开这个地方,离开那个坏人。如果自己很幸运,便会去帮她一把,那个时候她笑的很开心,歌声也更加动听。

少女的眼里有对自由的渴望。

他当然要让自己心里的安琪儿逃离恶魔的魔爪。于是一个本来只会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混混,心里突然多了一个伟大的梦想。他在心里悄然建造出了一座城――那里不会有阴霾,只会有晴朗的阳光。没有恶魔,只有安琪儿在自由歌唱!

他要带着她去香港,离开这个让她悲伤的地方。

作为这里的霸王而不是空想家,他很快就开始了计划进行的必需品――钱。一笔一笔都细细算在本子上。每一个进来的硬币都让他觉得自己里那个世界更近了一步;同样的,每一个出去的硬币都让他有些郁闷。于是最典型代表就是那件外套缝缝补补洗到发白。她说自己穿那件衣服最帅气――当然她喜欢干干净净的,她的心同样也是干净的,安琪儿不应该呆在淤泥里。于是他更加努力工作。而最美好的时光,就是自己三脚俩脚登上她窗前的那株歪脖子树,而她也会推开自己窗户,听着自己讲游戏厅里那些事。当然那都是以前,现在基本上都是自己听着她讲自己的梦――小镇里来了个人开了家书店,偶尔也会串串门。那个人确实很有文化谈吐不俗。估计小鬼跟他知道了不少东西于是她便向自己一一讲述。而自己看着她一脸眉飞色舞表达着“怎么样我厉害吧”的时那一天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都跟大晴天一样。

她高兴比什么都好。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也在狂补着那些文化知识。蔡老板是个很神秘的人……仿佛什么都能一眼看穿。他也为自己提供了不少帮助,比如文化知识比如让他认识了能帮自己和小鬼一起去香港的人,蛇头。

去那当然是要钱的,五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但好就好在,自己起码不至于会像一个无头苍蝇那样乱撞,不就是五千吗!赚就是了!

有一次她向自己说她去考了音乐学院。她很紧张,担心自己考不上。小鬼喜欢音乐他是知道的,她喜欢音乐晚餐这个节日向那个广播诉说着自己悲伤他也是知道的。他知道她喜欢这个电台,于是常常点播她喜欢的歌。并且会模仿着冒充电台去给她写信。当信收到时她会开心的和自己分享――而为了不让她觉察,自己也在暗地更加倍的去学文化知识。

如果自己母亲在天之灵知道了,她一定会很欣慰。

――他的儿子已经走上正道了,可是她却看不到了。

<<<

这世上再也没有谁能比这个恶魔更可恨的了!小鬼背着他去报考音乐学院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发现,他就跟一条发了疯的狗一样去殴打自己的女儿,她的哭泣只会造成更加倍的伤害。着急之中自己想也不想便跳下树,跑回基本上没人光顾的游戏厅里拿起东西便砸向那些游戏机,仿佛对面就是那个恶魔似的。

然后如自己想的那样――当自己一喊游戏机被人砸坏了那个恶魔果然停止了对安琪儿的暴力侵害。

果然她又向那里倾诉了自己今天的遭遇,女孩子委屈而隐忍的泣声一字一句如同尖刀,仿佛在质问自己――你怎么那么没有用,为什么连自己心爱的女孩都保护不了!

是啊,如果自己砸的就是那个恶魔的天灵盖该多好。
杀人有罪不假,就让自己承担这份罪恶好了。

他怎么能,让自己心爱的安琪儿被伤害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呢。

他要带着她走,去那个他心里建造已久的城。

<<<

今天是他出来的时候。

小鬼再次报考了她心怡已久的学校――没有她继父的干预,她终于可以实现她的梦想。现在小鬼如今愈发的亭亭玉立。也不再是当年的羊角辫。栗色的长发每一根都折射出太阳的色彩,满满都是温柔明媚的味道。

她向自己微笑恰如初见,但与初见不同的是,她的眉宇间终于一扫当时阴霾。

而自己,终于可以去往城池,前方一片阳光明媚。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