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法如朝露,奈何朝露易晞,痴者自愚,到底过刚易折

暗逐逝波声(4)

Chapter 4

惟有明月照古今。

 

 

“那个……大人……”哈迪斯身侧的黑衣男子,浓眉拧成了一个川字,虽然开口,显得十分犹豫。

“说——”哈迪斯淡淡扫了他一眼。

“现任的冥帝不就是……”

——不就是大暗黑天的人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一,我与宙斯有着斩不断的血缘关系;这是兄弟情义;二,你真的觉得,这是能强大冥界的路么?”

 

“……呃,不过看冥帝他……”黑眉仔细回想了一下。

 

“当局者迷。”哈迪斯微微阖了阖眼睛,“冥界么,自有它的地势优越性,气候阴寒,水域天险,一般人根本受不了它的天气,趟不过冥河;二,冥界主控魂魄轮回,但是同样也可以控制魂魄成为战斗力;三,就是冥帝他自己——他野心暴露的太早,而且……”

 

 

他的语调不留痕迹的变的更加寒冷,像是荒芜冰原上又抹了一层厚厚的冰霜。不过哈迪斯一向语调冷淡如冬日的清霜,一般人是觉察不出增强的寒意“他确实有扫六合之心,但可惜,同心者并不多。向来君臣一体,公如松柏我如青山。他这样子,只会让人欲知山中事,须问打柴人。”

 

 

三使纷纷行礼:

“不约而亲,不谋而信,一心同功!死不旋踵!!①”

 
――我有要你们起誓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片羽毛轻飘飘地落在哈迪斯的肩上,他轻轻摘下羽毛置于掌心,那片羽毛陡然开始变化,最终变成一只鸟儿,它不时发出一些鸣叫。

哈迪斯不由摇了摇头,面色有微的凝重。

“果然是没听进去,赫拉光顾着吃醋生气了。我本来想着故意透出一个隐居中暗示着他们的野心已是昭昭然。不过现在,只怕会让不少人认为我是身在南山,心在庙堂。估计还有不少人想着如何让我们的冥帝大人有所感觉呢。”

 

他像是思考了一会儿,随后表情不由自主柔和下来。

 

“他可以撤了,不过回冥界之前记得买一束香槟玫瑰②帮我放在她的梳妆台上。”

 

鸟儿似是点了点头,然后振翼而飞。

 

旁边黑眉和金钟不动声色以眼神交换了以下想法:

 

——大人您这样真的好吗!!大人您不要这样想着秀恩爱!!!大人您为什么要虐我们我们心脏伤不起!!!!

 

 

“噢对夜灵最近如何?”

突如其来的发问让处于被虐到了的单身二神使不由一愣,紫光不由嫌弃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开口,却刻意不直接回答哈迪斯的问题,而是拐弯抹角式:

 

“大人。他……冥帝已经赐名为,夜刃。”

——夜刃?

 

哈迪斯剑眉不由一皱。一把沾着鲜血的刀刃么?

“回冥界。”

 金乌的羽翼悄然无声掠过天际,它穿过云层的罅隙,将光芒无偿地赠予大地各处,但并不能带来象征和平的橄榄枝。

<<<

 

“我点了两杯冰咖啡,你还打算要点什么?”坐在窗边的两名男子,其中一位将菜单推向对面。


 

“啊?Mille-feuille就行了。”一手撑着脑袋的青年似是正在看便携式手提电脑漫不经心地开口,另一只手的五指置于鼠标,其中食指似是随意的轻敲着鼠标,但是他的目光一直不动声色地停留在窗外的车水马龙。

 

 

“……拿破仑蛋糕就拿破仑蛋糕,有必要念法语么。”合上菜单的人内心如是想,只是转过头向服务生要了两杯冰咖啡和对面点的拿破仑蛋糕。待服务生走远后还是忍不住投了个嘲讽的表情,“人走远了,你可以不用摩尔斯密码了。”

 

“太亮了。”

 

“嗯?”

 

“光线太亮了。”对面的目光依然飘在外面,“如果对面有监视我们的全部举动可都在他们眼底。”

 

“……”

 

“话说回来这种天气不应该找你那位可爱的女朋友么,怎么找我啊幻君大人?”对面终于不再看窗外,清亮的眉眼里满是戏谑的笑。

 

“我不想……”觉察到有人朝这里走来男子果断住了口,待服务生将茶点送上并且目送对方走远这才继续那个话题,眉宇里闪现出几分无奈:“我不想把她卷进来。”

 

“啊呀呀,真是出乎意料――原来你还是个情种。真难为你还是六君之一。”对方故作惊讶。 

 

 

“……你对六君有什么误会。”

 

“啊好了好了我不开玩笑了你也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他忍着笑饮了口咖啡,继而换成了一种肃穆的表情,“我知道你是不想她出事,但我觉得这不可能——这个时代谁的生命都没有保障。”

 

——神也好,魔也罢。谁都有可能game over。

 

 

“先不聊这个了。男人嘛,当然总是会挡在女人身前,何况那还是你最宝贝的情人嘛。”男人打趣道,他随手拿起一本书,显得有点疑惑:“不过我说,你自从去了一趟……呃呃……『地狱』,你就对世界之树特别感兴趣哎。就连去图书馆也全是这方面的资料。你想,干嘛呀。”

 

“因为他给我的信息就是……等一等,世界之树,原来你们喜欢这么叫它。”

 

“称呼而已。”那人饮了一口咖啡“就像你叫我东君,其他人都唤我暗杀之神。”他把笔记本电脑转了个方向,“这是我能力范围以内,所整理出的全部资料。”然后就懒懒地倚在椅背,“我尽力噢。”

 

 

 

 

快速阅览屏幕上一条条信息的男子皱了皱眉,有些文字的存在就跟刀片一样,乍看下不比刀剑般锋芒毕露。却也是足以切肤饮血的。

 

《《《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常是个秘密独行主义者。而我么,只要价格合理,情报随时可以分享。”那人比个了钱的手姿,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随后他环顾了下四周,“不过在这种地方么,钱是用不了的啦。我就只好勉为其难把这份牛肉面当作费用啦。”他喝掉了最后一点汤,眉宇里不自觉流露出几许高深莫测,“这难道不算是好消息么。”

 

“那么,钱已经付给你了,我要的东西呢。”

 

“先把哑穴解开。”

 

“你最可怕的地方,可就是你的声音了。”

 

“哦,但你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长发男人轻轻一挑长发,面上一丝讥讽,“还会害怕么?”

 

“长话短说。”指尖一蕴力道解了穴道,“我只给你一分钟时间。”

 

“OK.其实也没什么,序与醒的故事你们都知道的,不过有些学者完全不认同爆炸论。他们认为,醒是故意撞击在混沌的中心,因为他的碎片他的力量除了结合成为星球也将成为不可消除的罪恶面……”

 

“哦?”说实话估计不管哪个人来,哪怕是最善窥探人心的超能系来都想不到他会提及序与醒这对老到不能再老的老古董,饶是修炼多年的扑克脸此时都不由有一丝丝诧异外泄——你提他们做什么?

 

男子不由嗤笑一声,仿佛对一切都成竹在胸:“……他们认为序为了防止未来的秩序混乱,遂将心脏化作生命之树。维持着四大星系的光明能量;还有人觉得当时醒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的一部分灵魂封印在那里,其仆从黑龙不断啃食树根其实是为了寻找他所藏的那部分……”

 

“而传说里提到:当树根被食尽,生命树腐朽,世界就会毁灭。所以奥丁为了对抗诸神的黄昏的到来。便让女武神负责将亡魂送到天界当成战力——而我有幸曾得知,常有个计划代号就叫女武神——当然唯一知道全部计划的只有难。好了,你可以重新封住我的哑穴了。”

 

 

“……”等等等等,你啰里啰唆啰里啰唆说了半天,其实重点只有那么点??

“完了?!”

 

“对呀。”对方还一脸人畜无害的点点头。

 

“……”

 

现在想来,其实那家伙的故事里除了爆炸这个关键词,世界之树这个关键词出场次数也是居高不下——这家伙,究竟想暗示什么。现在还无从得知;但没什么,世上万事总是会有蛛丝可觅,根本不存在什么天衣无缝。

 

何况,这次出行,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意外收获到常与世的恩怨种种。

 

 

——“我总觉得,你每次提起常,语气便有些咬牙切齿。你还想隐瞒什么呢?”

 

对面似乎一怔。随后便仰天大笑,语气不自觉泄出几许悲愤,衬得整个人有如一头绝望的困兽:“他害死了我这辈子唯一的兄弟,就算是大暗黑天容他——我也绝不容他。”

 

 

 

 

①:不约而亲,不谋而合,一心同功,死不旋踵:出自《战国策》大意是说同心协力坚决向前,旋踵:旋转足跟,后退。

②:香槟玫瑰的花语: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寓意为:我只钟情你一个。

@_@感冒低烧了一礼拜啥心情也没有,难得上个lof发现被吃了……我也不知道哪个字是敏感词?_?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