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忘川终不悔

法如朝露,奈何朝露易晞,痴者自愚,到底过刚易折

暗逐逝波声(楔子+1)

可能你在贴吧看过一些

私设很多、很多、很多。

架空系列

称呼有大量改动

如果你能接受,不胜荣幸

欢迎指教

以下全文题记

 

 

权毒戾,误卿命。机关算尽太聪明!寒梦腥,意难平。空逐倒影,流水无情。弃弃弃!

泪湿襟,落花凄。零落成泥暗香惜。失知己,钟期离。永无归期,赤血长殷!忆忆忆。

——钗头凤

 

 

 

 

 

 

 

楔子:

 

The Hermit

I am he that liveth and was dead;and behold,l am alive forevermore .Amen and the keys of hell and of death.

 

 

又是那存活的。

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①

 

 

有些昏暗浑浊的灯光费力地照着这段文字——字体微斜,连笔。别有一番潇洒姿态,隐隐透出一股子嚣张气焰。执笔的右手在光的照映下显得有些惨白。卡片淡淡的金色低调而高贵。写完这一段话后,黑影似乎觉得光是这样还不够诚意,于是伸出手,将瓶里各色曼陀罗中的紫色曼陀罗折下,粘于卡片套上。这才不急不缓的取了一支香烟将其点燃,深吸了一口。

 

烟雾缭绕并不能影响这朵紫色曼陀罗所带来的醒目冲击力,更准确些说是它的花语所带来的冲击力——因为它象征着恐怖。

 

 

——不仅如此,灯光下的那杯血腥玛丽看起来更加妖艳了些,让人联想起那些血腥屠杀。

 

《《《

 

The World Tree②,也就是四大星系的能量源泉的生命之树依然枝繁叶茂。它不知目睹了多少历史的交替经历了岁月的考验——相传序的时期它就已经存活。

 

 

 

石磴曲盘,其间泉水叮咚;有一池,莲含苞而不绽已过千万岁。生命之树延伸出来的树根足已三者休憩,树色很浓,云光岚影都了无踪迹,十分阴凉。

 

根逾数十载,保泉水不枯,地宫不腐③——《永夜纪年·奇物篇·生命之树》

 

至于三者何人也?

世人统称之——命运女神。

被世人公认的最神秘莫测的神灵,也是最无可抗拒的神灵,即便是众神之主宙斯也不能改变她们所编织的命运之线。因此有传闻说宙斯曾经很郁闷地对其他众神说:“命运女神对待我,就像我对待你们一样残酷。”⑤

 

她们坐在树下,手中的命运之线有条不紊的在三人间穿过——编织、丈量,最后剪断。

 

——被剪断的线并没有坠落于地,而是被不知名的风轻轻托起,同时在她们上方闪现无数星辰走势,那根线也开始碎裂,分裂成无数微小光屑,在坠落之前被一股力量强行吸走——那些本来明灭不定的星星顿时光芒大涨,可比日月。随后便消失不见——直到下一条命运之线被确定前为止。

 

 

树叶沙沙作响,如同九天之上飘渺难觅的神谕;又仿佛那些妄图反抗命运的人所发出的痛苦呐喊一样。

 

有谁能反抗?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④

 

诸神的黄昏早晚便会降临。

 

①:出自《圣经》

 

②:The World Tree,北欧神话里的世界之树。于是乎楼主很大胆的弄了个私设:世界之树=生命之树。总之这样的嫁接……还是蛮契合的吧??

 

③:这句话完全是我编的,《永夜纪年》里并没有,楼主实在是觉得那本书ooc了好多人,故部分参考,大部分删之改之。

 

④出自北岛《一切》

 

⑤:这部分都有资料提供。

 

 

 

 

 

 

 

 

 

chapter 1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用好几块牛骨头细细熬出的高汤无疑是一种奢侈,再以这样的高汤去炖煮牛肉与番茄——所散发的香气比窗外的大面积盆栽花卉更有吸引力,就连太阳都恨不得钻入屋里好大快朵颐一顿。

 

男子舀了点汤,尝了尝。然后颇为满意地改成文火再熟练的一抖面条,尽数抖落进浓汤里。

 

空气里传来轻微的震颤,男子微微皱起了眉,此术法名为千里传音。千里传音顾名思义,可越千里,且天不知地不知只有你知我知。

 

——想必是有紧急事情吧。

 

他一手手拿着筷子将入锅的面条进行搅拌防止粘连,另一手微微张开,绿色的光芒大涨。凝成一个类似耳麦的东西。

他戴上耳麦(姑且这么形容),将焯过水的青菜倒入锅里。沉默地听完那一头的内容,像是下了一个很大决心似的开口:“真是抱歉啊,魂君;你知道的,新药的把关我必须在现场。”

 

 

嗓音冷淡如同一场雪,足以掩埋所有该出现不该出现的情绪。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转间面条也熟了。他将面条分别装在2位保温饭盒里,再码上份量不低的牛肉。

 

另一头,看起来还是位少年。再加上他那一身考究的衣料更让人怀疑是那些如同温室花朵一般的富家儿郎。当然如果你能忽略他踩着的那些干枯稻草上还有不少未凝固的血迹。

与男子处的地方简直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分别。这里昏暗而潮湿,墙上的青苔已经有了岁数。几株灰白色的蘑菇生长良好。虽然少年的身侧有火盆,但那些烧红的烙具无声地揭露这个乍眼养尊处优的少年所处的地方

——牢狱。

 

少年有些苦恼地敲了敲额头,“哦,可是……”他顿了顿,目光飞快扫过不远处。火光照亮不远处——那里被锁链捆着一个中年男性。手腕上青紫勒痕算的上好的了。因为身上深深浅浅尽是鞭痕,皮开肉绽以至于血肉模糊。

——少年凉薄的目光在那些伤痕上扫视了几秒,“可是六君里面,只有你精通医道。”

 

 

所谓六君,在无尽领域里地位皆仅次于神秘莫测的无尽之主。有人以为六君按南斗六星排列。故有一种说法:

 

 

天府泠君破浪千重,

天梁焱君红莲万锁。

天机魂君执策时空,

天同风君无形无踪。

天相幻君幻法无穷,

七杀螭君征战四陇。

 

 

亦有人曾总结过六君的行事风格——无尽六君多诡谲者。螭焱二君敏于事而纳于言①,螭君寡言而手腕凌厉,众皆畏之。焱主内防,常以面具现世,而不知其真容;泠敏多于行而毒于言,然不屑多语,至于言辞,不啻刀剑也;幻魂二君敏于思而善于语,尤善惑人也。惟有风君,神秘飘渺,竟无迹寻觅。故不可以“皆”之。

 

——《永夜纪年·人物篇·无尽领域》

 

这便是世人对其的观点,至于其中真真假假,盖莫能辨也。自然,外人也永远无法完完全全体会到当局者的辛酸苦辣。而大多数悲欢离合也早已在历史的车轮下碾为尘土。

 

不过否泰②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

 

“不得不感叹,你也太放纵你的手下了吧。千万别告诉我,人已经被你们弄死了?”

 

男子回忆了一下少年的手段,有些无奈地开了口,“起死回生我可做不到。”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平底锅里倒入几滴橄榄油。鸡蛋在边缘处轻轻磕了下,倒入锅里,再用勺子舀了精盐微量洒在上面。

 

“如果是呢。”

 

“……我敢肯定焱君会抓狂的,如果你什么也没审出来的话。”

 

“……还差那么一点点吧。我没想到他的精神领域……还挺坚强的。喂,你那还有吐真剂么,给我点。”

 

“超能系的特有读心能力不管用了?这不可能吧。”他一边调侃,一边眉头皱起。

 

这不应该啊。

 

“太耗我力量,懒得用。 ”

 

“……那你还是小心抓狂的焱君吧;吐真剂配置起来也很麻烦啊。”丝毫不管对面,幻君二话不说就停止了对话。表示自己解决了这个麻烦非常愉快,他取下耳麦,一用力便捏成齑粉。完成最后的清洁收尾工作,这才提着饭盒走出了厨房。

 

幻君的厨房……布置的很正常,但是……客厅——米色系的壁纸简单而温暖。只不过最多容纳两人的沙发旁边显眼的人体骷髅模型和中间桌台上的实验器皿简直是夺人眼球。普通玻璃仪器和精细玻璃仪器占据了半壁江山。悬挂于一面不加任何装饰性橱窗赫然是各种化学试剂,部分骷髅标签清晰可见。

 

如此奇异的画风,无声暗示了这里主人最擅长的领域。

 

不过,在那些被大量玻璃仪器占据的半壁江山的案几另一边只有一张卡片。旁边的卡片套子上方黄色曼陀罗开的妖娆而夺目,丝毫不让人觉得它已经被人摘下很快就要面临提前的死神。

空气中依然有淡淡的花香。

 

 

男子下意识抿了抿唇,像是要平复一下心情。他解下了身上的蔽膝随手放于沙发一角便默念咒语连同那张卡片一起消失了。

 

 

 

烟青色的衣衫飘渺的若随时消散的烟。平静如水面的眸子凉薄里含着不易觉察不易消散的温柔。对面的佳人手提着幻君的一份饭盒“啊拉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考虑到我,食堂的伙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嗯?”男人故意示意了下手里的另一个饭盒,“我还以为你会好奇这份饭是送给谁的。”

 

“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这个,那么我连看见的机会都没有。那么知不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呵,有时候真相只会伴随着痛苦与憎恨。”男人空着的一只手轻轻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点到为止。”

 

《《《

 

 

 

穿着灰白色牢狱服且戴着手链脚链的男子。他看起来很安静,安静的有些格格不入。

 

他只沉浸在自己的画作里,谁都打扰不了他;包括即将来访的幻君。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地。

 

幻君刻意加重的脚步声都打扰不了他——事实上,他的视觉听觉嗅觉话语能力全被封印起来了;他还能画,当真是胸中自有成竹。

 

幻君指尖一运力,弹指一击几处穴道。男子执笔的手瞬间一滞,下意识用手遮挡突如其来的光。

 

苍白的墙壁勾勒出病态的荒芜,泛着阴森的鬼气,白炽灯发出的光也是冷的。一切苍白而病态,刺骨的严寒。与看不见而导致的一片黑暗有什么区别?

 

他不满地转头,看见来人却怔住。张了张嘴,一个“幻”字,奈何无声。

 

①参考《论语·里仁》讷于言而敏于行这种句式。

 

②否泰:表示最好和最坏的意思,指世道的盛衰以及运气的好坏等。

 

③:以下人物可能不叫赛尔号那个名字,所以注明一下

“天相幻君”就是幻草灵狮
“天机魂君”就是烈焰炽魂
“天府泠君”就是水中灵
“天梁焱君”就是弑焱天魂
“七杀螭君”就是龙翼战神
“天同风君”就是青莲剑神

 

 

评论

热度(1)